从青藏高原到四川盆地,一名藏族患者在区医院的康复体验
浏览数:147

从青藏高原到四川盆地,一名藏族患者在区医院的康复体验

这一生,我朝思暮想,只为你,西藏,这一季,我望眼欲穿,只为你,雪域,那一日,我踏上火车,只为你,拉萨,你是我的一个期盼,一个念想,向往拉萨,初生的婴儿,投入母亲的怀抱,

那么自然那么温馨,

你娇美的身姿,

一位向着雅鲁藏布,奔跑的少女,

蓦然回首间飘起的长发,

被定格在天地间,憧憬美丽拉萨,一个美丽而不可改变的梦。

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首小诗,为什么会被这首诗吸引?因为它让我触景生情了。

就在上个月我科室收治了一名来自拉萨的藏族患者,他叫群培桑布,已有60余岁,从小在草原长大,是个土生土长的拉萨人。他患有带状疱疹,在拉萨就医一个月,却疼痛难忍不见好转,于是他辗转来到青白江的亲戚家投宿,打算在成都进行治疗。

2100㎞的距离也能筑起爱的桥梁

群培桑布是准备到成都市区的大医院就诊。说来也巧,亲戚的一位朋友曾在区医院进行过膝关节方面的治疗并且效果还不错,几番打听后,他便准备抱着试试的心态去见见那位在区医院会“打针”止痛的王医生。

11月30日王医生刚上班,他就来到诊室,稍显激动地问道:“请问是能‘打针止痛’的王医生吗?”王医生一看他的装扮就知道是位藏族同胞。因为语言沟通不太顺畅,王医生在询问病史时一面说着川普一面还进行着各种手势比划才了解到患者的具体情况。患者在10月初开始出现带状疱疹,在拉萨当地医院治疗一个月仍不见好转,并且疼痛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疼痛的折磨让这位1米8的高个藏族同胞也坐立难安,于是他立即乘飞机来到成都就医,便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经过查体可见患者右胸肋区红斑色素沉着及部分水泡结痂,局部触痛明显,NRS评分:7分,诊断为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明确诊断后,王医生根据他的具体情况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通过胸椎椎管内神经阻滞治、椎旁神经阻滞及皮损阻滞等对患者进行治疗。王医生又是图文并茂的讲述,让他了解到治疗并非是打一针止痛那么简单。当天治疗完后,患者需要卧床休息30分钟,王医生还在整理物品就听见了他鼾声连天,以为患者出现了什么不良反应,谁知叫醒他时却说:“我太疲惫了,就想睡觉而已,之前疼得没有一天让我可以睡好觉。”经过一次治疗后,王医生再次作NRS评分已为4分。

通过近半个月的精心治疗,群培桑布在12月15日就完全治愈了。他最后一次治疗时,为感谢疼痛科的王伦医生还特意献来哈达。为此,我专门查了下哈达的意义:献“哈达”是藏族人民的一种礼节,是对对方表示纯洁、诚心、忠诚、尊敬的意思。在和他的接触中不时还感受到藏族同胞的热情豪迈、积极乐观,临走时他还邀请王医生一定要去草原做客,他会备好酥油茶和牦牛肉迎接着他心中的这位贵客。

疼痛科健康咨询电话:028-83623016